阿修罗(2016)

状态: BD韩语中字

主演: 郑雨盛 / 黄晸玟 / 朱智勋 / 郭度沅 / 郑满植 

导演: 金成洙

语言: 韩语

首播: 2016(韩国)

更新: 2020-06-10 19:56

类型: 动作片

7.4

百度云

  • BD韩语中字
  • 剧情简介

    日本学者浅野三平曾说过,变形也许是人类心底最隐秘的欲望。人们将变形视为自由、解放、象征着从压抑的现实生活中脱离。而如果是处在极端环境下,人心都开始变形的情况下,人应该如何自处?是继续杀戮还是保持信仰亦或是死亡?这些或许是《阿修罗》带给我们的思考。这部动画并不像之前我所接触的任何一类动画,虽然以往的动画也对人性都诸多考量,但很少将人性放在最极端的环境中进行判断,而《阿修罗》这部动画,将人性置于昭和时代,在人都吃不饱穿不暖的基础上再对人性进行深入刻画。人性能否靠理性压制?如果已经造成无法挽回的罪恶,又应该如何自我救赎?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我认为阿修罗身处那样的年代,他的做法是近乎愚勇的坦白,是拒绝被时代同化的消极抗争,也是拒绝曝光的消极本能。席勒的诗中曾说,当众神之父宙斯开始允许人们和平的拥有自己的领地的时候,众人一拥而上,竭力抢夺属于自己的领地。只有诗人一无所有,他问宙斯,当人们都在瓜分土地时,我却一直注视您,为何我反而一无所有呢?宙斯说道,他们瓜分了土地,而你却可以随时与我同在。只凭那自由而高贵的对于生命的憧憬,就足以与神同在。瓜分土地之事会自动找上门来,而对生命,对本心的凝视却错过不会重来,阿修罗是一个以“心之王者”自居的人。

    他是太宰治笔下的人间失格者,连他自己都说为什么要将我生在这乱世,为什么生下我却不养育我,为什么我要像野兽一样的活着。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不配为人。失格者的冲动,世人皆知,故而有无数人在其中窥见了最隐秘的那部分自我。 阿修罗亦是。


    本能的强化,野兽的丛林法则

    动画最开始,沿着时间线看到了阿修罗最悲惨的童年经历。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动画的背景是昭和时代,并且人们饥不果腹,物质条件无法保障,精神处于极度崩坏边缘,母爱,孝道,无从谈起,这是这部动画的先决条件。所以动画最开始竭力为我们描绘的不是母亲深爱孩子的模样,而是不加掩饰的展现了赤裸裸的人性,母亲把阿修罗丢入火坑中,想吃孩子果腹。但这个母亲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她最开始也同野狗厮打,保护还需要依附她的阿修罗,不是每个人生来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我无法站在上帝视角去审视这位母亲,用道德准则去指责她不配人母,这是不全面的。如果不是那场雨,阿修罗可能就死了,动画中没有交代母亲最后的结局,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八岁的阿修罗。整日杀人取肉,吃人肉,同野兽嘴里争夺食物。这是阿修罗的生存之道,丛林法则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即使处在现在的文明社会,弱肉强食也是这个社会的隐形边界,只是如今在文明的掩饰下,粉饰了人性。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动画中所出现了两个价值观的极端的人物,一个是阿修罗,一个是若樱,他们都贯彻了自身的价值观。若樱到死都不吃阿修罗带来的马肉,她认为那是人肉,这是她内心的塌陷处,而阿修罗,一如既往贯彻了自身的价值观,野兽的丛林法则。他们二人分别代表的是人性的理性和兽性,兽性所情调的是直接的本能,理性则强调约束的力度。

    而我认为野兽的丛林法则最根本的一点是对自身负罪感的弱化。弗洛伊德认为,文明的进步会带来负罪感的不断强化,而反过来这种强化又会促进文明的发展。负罪感最初形成的心理机制是,兄弟们联合試父,这一行为虽然满足了他们攻击性的死亡本能,但同时对父亲的爱又使他们对这一行为备感悔恨,并通过自居作用在他们的内心中建立起超我,用以阻止这类行为的再次发生。

    然而在文明的发展中,原始父亲的社会继承者总是一再地遭到死亡本能的攻击,而人类心中早已建立起来的超我就必然一再地抑制这种攻击,因此攻击本能与负罪感之间构成了永恒的冲突,前者企图颠覆,而后者意欲维护原始父亲的继承者。每一次满足了的或未被满足的对原始父亲的社会继承者的攻击都进一步增强了超我对自我的攻击性和惩罚力度。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而阿修罗所秉承的价值判断并不会压抑而形成超我,因为超我的前提是物质满足,阿修罗连前提都没有满足,如何能发展超我,或许丛林法则对他而言是最优选择,否则,只能死。不可否认的是,若樱是美的,正因为如此,她死了。少数坚持着自己心灵和意志的人,从来都是“特立独行的猪”,总是最先受到打压而后被抛弃。阿修罗不愿意,所以他用他的价值判断去投射这个世界。

    在正常情况下,人会产生本能冲突机制。而阿修罗所秉承的价值判断将冲突相对弱化,也就是说他无法对自身的“罪”有清晰的认知。我承认,杀戮本身是“罪”,无论如何杀人,吃人都是错误的,但如果质疑文明和负罪感本身的合理性呢?马尔库塞认为死亡本能的攻击性与爱欲的压制性在文明的发展中会发生一种质变,就是说在特定的文明发展阶段,被负罪感压制的死亡本能的攻击性或许不再是有罪的,相应地负罪感对它的压制也不再具有合理性。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但阿修罗所秉承的价值判断我认为是没有错的,死亡本能或者说是兽性并没有令他忘记自己身而为人的根本,相反,他一再卸下自己的防御,将马肉分给想要杀死自己的若樱的父亲,哪怕是野兽,也有着人与生俱来的另一种本能,同理心。所以阿修罗是矛盾的,他选择的价值判断强调兽性,但同时他释放出的“神性”同样也存在,当身边环境以及人都被社会所异化(无法压抑伤害他人的心情)的时候,阿修罗难道不也是一头“特立独行”的猪吗?


    理性的压制,初识世界的“傲慢”

    我认为改变阿修罗价值判断的转折点有两个,一个是地保的出场,一个是若樱的出现。地保在动画中处于阿修罗的对立面,而这样的对立感我不认为是正义与邪恶的对立,相反他的边界是模糊的。地保想要杀阿修罗是因为阿修罗杀死了小太郎,而阿修罗之所以杀掉了小太郎是因为小太郎恃强凌弱,用石头砸破了阿修罗的脑袋。本能反应下,痛等同于威胁,解除威胁对阿修罗来说是本能的价值判断,以至于阿修罗的行为我能理解,地保的行为我也能理解。

    当然,小太郎就算不被阿修罗杀掉,最后也会被村民们杀掉,只是死亡时间的延后。回到正题,阿修罗是什么时候有理性这个苗头的,我认为是地保的追杀,低保代表的是当时那个地区的统治阶级,即使村民饥不果腹也要纳岁供,不按常理出牌的阿修罗自然是不被社会接纳的存在,再加上他的獠牙,让突兀感更凸显。而地保,对阿修罗来说,是一种新的存在,他的存在,让阿修罗明白了一种边界感的重要性。也就是本能在强权社会下或许不那么有用,唯有用理性压制,不让它反弹得那么厉害或许是更好的生存状态。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所以阿修罗在给若樱偷马肉的时候,并不是从正门正大光明的抢走马杀掉,而是绕道到房顶上去偷。对阿修罗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当然,肯定会有人认为是趋利避害的一种措施,但之前的阿修罗是不知道趋利避害的,本能的价值判断赋予他的是横冲直撞的力量,而这个世界的“傲慢”让他意识到,更好的生存方式。

    而若樱自身就代表着在极端环境下的理性回归,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道德约束。道德的取舍判断天生就是一种信仰的活动,因为信仰道德,所以人们才会产生这种崇高性的道德自愿。贺麟先生曾在书中写道:道德的信仰为对人生和人性的信仰,相信人生之有意义,相信人性之善,若樱的信仰就是相信人心之有善,而阿修罗则相信人性本恶。

    阿修罗一直强调,带给她的是马肉,不是人肉,若樱不信,她有她的绝对信仰和准则,我并不会认为这是一种愚蠢。虽然贯彻自身价值判断的结局是死亡,但这同样是一种精神张力,她用死亡贯彻了自己的价值判断。若樱的死亡对阿修罗来说是真正转变的一个重要节点。要知道,阿修罗只是一个八岁的孩童,而极端环境的高压下,最开始的丛林法则价值判断是一种解除自身生命威胁的生存手段,而若樱的死,对阿修罗带来的强烈的精神冲击是致命的。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可以说,若樱是阿修罗暗淡生命中唯一的光,但在那场遮天蔽日的大雪中,阿修罗和若樱的擦肩,那个贯彻自身价值判断的阿修罗死了,在那个雪夜中无声无息的死了。他第一次意识到,世界并不是围绕着他的意志运作的,弱肉强食不过是自身愚不可及的坚持。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展现在他面前的是残酷,死亡,痛苦,折磨,压得他无法喘息。这个世界是“傲慢”的,傲慢到不给他任何机会,阿修罗又何曾了解,这个世界的傲慢只是因为他的极端的内心投射到世界的反射面?

    那么理性,对阿修罗来说意味着什么?

    理性所信仰的是人性本善,这是一种相悖于阿修罗本身价值判断的一种新的冲击。我不能说,阿修罗全盘肯定了若樱的价值判断,但我肯定的是,他在试着接纳,尝试理解另一种不同的价值判断。价值判断并没有对错,而是一种选择。阿修罗选择杀戮,是他的选择,如今选择理性,亦是另一种尝试。柴静曾说过,这种摇晃是危险的,但思想的本质就是不安。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可以理解成阿修罗的价值判断在一开始就是偏移的,以至于无法深深扎根进自己的内心,所以他选择尝试,接纳理性。理性的衡量标准如果仅从社会效果来看往往会使人落入失望和沉论,但当理性有了信仰(相信的力量)作为依托,理性的取舍价值会更加落入实处。阿修罗相信的人是若樱,若樱教他语言,文字,是仿若母亲般的存在,他无法对若樱的价值判断全盘否认,所以他会尝试改变,理性对阿修罗来说,意味着改变和重塑。


    佛教精神信仰,自我救赎的开端

    阿修罗最后在动画中的结局是出家当了和尚。而这对阿修罗来说或许是最好的自我救赎方式,不能再像野兽一般活着,不断动摇的价值判断,对阿修罗来说是危险的,他需要一种具象化精神力量的救赎,在动画中所展现的是宗教信仰。和尚一共在动画中和阿修罗对话了两次,一次是阻拦了阿修罗想要去杀人前行的路,一次是自断手臂“献身”佛祖,救赎阿修罗。

    佛教信仰救赎了阿修罗的精神根基

    和尚曾经对阿修罗说过这样一段话,阿修罗,听好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野兽,但却和一般的野兽不同,心,人有心,所以越偏向野兽就会越痛苦,你所说的这些痛苦,正是你为人的证明,和你心中的野兽战斗,然后成为人吧。和尚自断一臂电话还想逃避的阿修罗,你已经不再只是吃与被吃的野兽了,打开”人“这扇门,温暖的冰冷的,你必须一同接受,连同这痛苦一起,一直接受下去。阿修罗是自认为的失格者,这个孤僻的失格者,在自我放逐的同时,也会格外关注世人世相。因为被拒绝,被疏离,所以更想探明真相。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在动画中阿修罗学会的第一句话其实是阿弥陀佛,是和尚教给他的,至此他每次吃饭前都会念一遍。日本的佛教以念佛为主要思想特征,提 倡“易行道”,主张一心念佛便可得救,往生佛国净土。佛教肯定人间生活的主体性,认为只要人对自身存在的价值的肯定,就可以构成珍惜人间,爱护生命的人生观。归一阿弥陀佛,个人才能得救。换言之,把个体生命阪依在阿弥陀佛的慈悲心中,奋勇精进、专心念佛、便可觉悟。所 以,从宗教实践的本质上来说,这种信念依然还是“自力觉悟”。表面上看来是绝对他力的宗教性格,立足点却是在于个人的觉悟。

    《阿修罗》:浅谈阿修罗的价值判断与自我救赎

    所以动画中,和尚信仰的佛教的核心是”自力觉悟“,他的出现只是帮助阿修罗更好的看清自己的内心与空虚,而不是为了改变他而改变。而和尚的”献身“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了阿修罗,他一瞬间停止了嚎叫,或许他并没有思考,但我认为这种震慑足够让他有一种感受。感受是最大的力量。最开始的时候,阿修罗信仰的杀戮,修罗道,是信仰让他这么多年撑了下来,如果没有信仰说不定他已经死了。如今他依旧需要一种信仰力量的介入。

    佛教信仰对阿修罗而言是一种良性力量的介入,和尚告诉他的是,让他连同内心的修罗道也一同接纳,这是佛的张力。阿修罗在动画最后正在刻着一个木雕,他很平静,佛教信仰拯救了他,修罗也能变得慈悲。

    动作片阿修罗(2016)全集高清观看由4m影院整理于网络,并免费提供阿修罗(2016)高清剧照,阿修罗(2016)百度云在线播放等资源,在线播放有酷播,腾讯视频,优酷视频,爱奇艺视频等多种在线播放模式,在播放不流畅的情况下可以尝试切换播放源。如果你喜欢这部片子,可以分享给你的亲朋好友一起免费观看。4m影院收集各类经典电影,是电影爱好者不二的网站选择!

    相关推荐

    加载中...